新竹螢火蟲季 / 峨眉六寮與芎林燒炭窩

DSC_0792.jpg

這兩天又跑了兩個地方賞螢,分別是峨眉獅山遊憩區的六寮古道,還有芎林的燒炭窩。

在新竹待了四年,今年才興起看螢火蟲的念頭;新竹內灣已是全台知名的賞螢點了,但是一般外地人對新竹大概除了內灣以外知道的螢點就所知不多。以前對螢火蟲的認知基本上就是很難得一見,且一直在消失;這陣子做了一些功課,卻發現其實螢火蟲到處都是,差別在於有螢火蟲的地方是否有適當的整理過而已。舉例來說,鳳山溪與頭前溪之間的九芎林山脈上便到處都有賞螢點;飛鳳山周邊、芎林燒炭窩與鹿寮坑都有,還有許多被稱為私密景點的地方。甚至,台灣至少有五十種以上的螢火蟲,不只是春末夏初的季節會有螢火蟲飛舞,可以說全年、直到海拔2000多公尺以下,都可以見到螢火蟲的蹤跡。

芎林燒炭窩桐花步道

昨天探訪燒炭窩,是個在 120 縣道旁直直上山的小巷道。在螢火蟲區入口有些空間可以停車,同時也有柵欄阻止車輛進入並有「螢火蟲復育區」的字樣。一進入該區就可以見到螢火蟲,在草地上飛阿飛的,數量不多,剛好也有一群小朋友在這裡,有一位還向我炫耀他手上停了一隻螢火蟲,不過正當我打算要拍的時候他就飛走了。

小朋友:「媽媽哪裡有螢火蟲?」媽媽:「在哪裡呢…」 (悄悄飄過)

DSC_0788_filtered.jpg

穿過一處小朋友不敢走的黑暗深入步道後,柳暗花明又一村,螢火蟲的數量也漸漸多了起來。

DSC_0793.jpg
DSC_0797.jpg

鏡頭不小心被螢火蟲尻了一拳:

DSC_0800.jpg

最後停在步道一處,右方有小溪流,左邊是樹林坡,今天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地方。

DSC_0805.jpg
DSC_0806.jpg

這一位小姑娘尚未出嫁守燈下,等待人來娶。(右下角葉梢上的螢火蟲)

DSC_0809.jpg

拍到電池快沒電,就先跟同時在拍的同好告別離去了。

峨眉六寮桐花步道

六寮古道的螢火蟲數量據說前陣子很多,不過我探訪的時候數量已經少了,大概都找到另一半脫團了吧。聽說在步道深處七星樹一帶的數量還相當多,不過由於距離較遠,天空也有點飄雨,我就沒有深入去尋找,而純粹在較靠近出口的步道旁拍照了。

DSC_0751_filtered.jpg
DSC_0742_2.jpg
DSC_0755.jpg
DSC_0769.jpg
DSC_0748_2.jpg
DSC_0761_filtered.jpg

我在獅山遊憩區入口其實就已經看到螢火蟲在飄了,再從六寮步道入口走進去的草地也有好幾隻在飛。一整條步道或多或少都有螢火蟲,白天又可以賞桐花 ( 參照上一篇: 三峰日出與六寮古道 ) ,也是個不錯的地點。

賞螢心得

其實新竹除了芎林以外,竹東大山背、寶山的兩個水庫、尖石營地、關西赤柯、新豐、五峰各處都查得到螢點、農莊、步道等等的訊息;有些為熱心地主開放的私人土地、有些為營業的農場、也有屬於公家或道路邊或溪流旁的地點。仔細想想,就連我都曾在自己老家的院子裡看過螢火蟲,我認為人群實在不用過度往特定的地方聚集,一來可能影響螢火蟲的生態,二來對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也會有極大的衝擊。在準備動身前往之前,不妨先查查看自己家裡附近是否就有適合賞螢的地方,說不定不用特地跑個大老遠,你也能看到整片的螢火蟲。

先前看到某網友的部落格中寫道,內灣的某位農民曾因為遊客過多、活動規劃不周導致農田遭踐踏,一氣之下噴灑農藥殺死螢火蟲以示抗議,因為沒有螢火蟲就不會有遊客,農作物就不會被踩死了。雖然無法確認這資訊的真實性,但我認為像這樣的情境,並不是不可能發生的;畢竟螢火蟲對於當地的發展可能有限,但農作物可是人家賴賴以維生的東西。

DSC_0778.jpg

鯉魚潭地區曾做調查,賞螢人數的多寡,因為有適當的規劃:步道賞螢區、緩衝區和保護區,所以對螢火蟲數量並沒顯著影響[1]。而主要影響螢火蟲生態的因素包括[2]:

  1. 棲地遭受破壞 – 如水田改為建地,濕地的減少
  2. 水質的污染 – 都市污水、工廠廢液及農業排水
  3. 殺蟲劑、除草劑、殺蝸劑等之不當使用
  4. 光害 – 螢火蟲為負趨光性 ( 有聽過飛蛾撲火,那有沒有看過飛螢撲火呢?沒有嘛!燈一開,他就跑了。)

由此可知,螢火蟲可以說是一種環境指標性生物。近年來環境保育觀念抬頭,台灣也不像早些年一般不斷的開發建設,因此到處都可以見到螢火蟲也不奇怪;只是台灣人對於身為遊客本身所應注意的宣導與自制還不夠,像是這幾次賞螢難免還是會看到一兩團遊客手裡裝著一袋的螢火蟲,或者是將車駛入已管制的區域;這已經不光只是對環境有沒有影響的問題,而是道不道德、其它人會怎麼看你的問題了。只是我覺得也許人類中難免會存在一定比例的非道德型吧,就連法律都已明定禁止酒駕、貪瀆,每天還是能看到酒駕的新聞、逃亡的官員,要全台灣人都好好的遵守賞螢的秩序,恐怕只有等到世界大同的那一天了。

話說回來,先前也聽到一則有趣的分享:遊客在交通管制區中靜靜的欣賞螢火蟲的同時,冷不防被一輛熄火關燈的路過機車嚇到。正當他在內心暗罵時,只聽呼嘯而過的駕駛邊碎碎在唸著:「阿開燈也罵、不開燈也罵,阿我就住這裡阿,不然是要我怎樣」還真是誤會這位居民了。

攝影心得

  1. 有鑑於上次手忙腳亂的經驗,這次出門前便先將腳架快拆板鎖到機身上;我用無線快門線,因此也先將訊號接收器鎖上。
  2. 拍攝螢火蟲準備個無線快門線應該會方便許多。我的快門線沒電了所以用有線模式拍,因此感受到在曝光或移動時其實是有點麻煩的。
  3. 可以帶個小板凳去,長曝可以坐著休息。
  4. 燒炭窩碰到同好分享的心得,可攜帶紅光雷射筆做為對焦時的參考點。也許也可以試測距筆,不過雷射筆在價錢跟便利性上應該都比較高,只是可能會干擾別人長曝。
  5. 這次對焦點許多都比較偏遠,近景因此模糊掉;若近處有明顯的景物,感覺畫面會因此受影響,所以在拍攝時,對焦點跟構圖都還是需要認真考慮的。

參考資料

[1] 若蘭山莊螢火蟲生態研究室陳燦榮先生訪談,蘋果日報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志工訓練心得報告
[2] 陽明山國家公園螢火蟲復育展示計劃

相關文章

3 Responses to “新竹螢火蟲季 / 峨眉六寮與芎林燒炭窩”

  1. 自由時報採訪記者 張雅琳 says:

    格主您好,我是自由時報的採訪記者,近期我們在操作螢火蟲專題,其中六寮步道為我們推薦的景點之一,不曉得能否跟您借用您在六寮步道拍攝的螢火蟲照片,版面上會註明提供者姓名,如您有意願再請您與我聯繫。若有打擾之處,還請海涵。感謝您。

  2. tkirby says:

    您好, 收到您的留言了, 我稍晚再寫信給您

  3. [...] 這週末又跑了一趟橫山,因為聽聞那邊也有很不錯的賞螢點。新竹賞螢最有名的地方除了內灣東窩外就是橫山大山背了,但橫山並不是只有內灣及大山背有螢火蟲。如同我於去年於「峨眉六寮與芎林燒炭窩」一文中所提及,新竹事實上到處都有螢火蟲。甚至別說新竹,就連過度開發的台北周邊也是有非常多的賞螢點。 [...]

留個言吧

為了阻止機器人留言,請回答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