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螢火蟲季 / 橫山上坪溪畔螢海

DSC_7286_90.jpg

這週末又跑了一趟橫山,因為聽聞那邊也有很不錯的賞螢點。新竹賞螢最有名的地方除了內灣東窩外就是橫山大山背了,但橫山並不是只有內灣及大山背有螢火蟲。如同我去年於「峨眉六寮與芎林燒炭窩」一文中所提及,新竹事實上到處都有螢火蟲。甚至別說新竹,就連過度開發的台北周邊也有非常多的賞螢點。

這次拍攝螢火蟲的地點在上坪溪畔。上坪溪由五峰鄉流經瑞峰、竹東大橋匯入頭前溪,就我所知這一帶多少都可以找得到螢火蟲(其實也聽過有人在頭前溪看螢火蟲);由於拍攝的地點道路狹窄、會車困難,也不是什麼旅遊景點,我前往拍攝時光是因為同時五六輛車進入,在當地迴車、停車就已經都有些困難,因此為避免造成當地環境的破壞及影響居民作息,就不特地標示地點了,外縣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詢問橫山一帶的民宿或農莊,若是本地人則相信多少對地點也都有概念。

DSC_7295.jpg

幾年前還單身的時候經常四處爬山,從台北三峽走到中和、從石碇走到新店、也嚮往台灣的高山名岳;但當時住在台北要四處跑並不是相當方便,常需要繞過雪隧、前進霧社、甚至鑽過大關山隧道,路途遙遠,曾經有次一兩個月車子就開了五千公里進廠保養。台北郊區有為數眾多的登山步道,很多都有相當程度的維護,但若要爬到兩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勢必要南下到新竹以南的地方。

若提到新竹大家第一個大概會想到貢丸,其次則是科學園區,不過其實新竹包含了很大一片的山群,像是李棟山、霞喀羅古道、大霸尖山,要前往觀霧遊憩區也常由新竹進入;而要進入這些地方通常都會由國道、68號快速道路到竹東經橫山鄉進入。這兩年四處拍攝螢火蟲其中一個感想就是在新竹很多地方彼此距離沒有很遠,但都很容易就遠離塵囂、深入原野;當然相對的若是要爬山可能就沒辦法像在台北一樣有寬敞的步道、隨時都可以碰到山友,也往往都需要自行開車才能抵達。

有點離題了… 這次晚上天氣並沒有很好,天空陰沈沈的擔心隨時會下雨,加上晚上還有其他事,架好腳架後大多能拍照就先拍了,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微調。抵達時天還亮著,螢火蟲數量尚不多,我將車子停好,沿著產業道路一路下行後再慢慢往回走,看到螢火蟲的地方就隨性拍個幾張。

隱約可以看到一路上都是螢火蟲:
DSC_7279_80.jpg
DSC_7283_85.jpg
DSC_7300_03.jpg

這次使用了三顆鏡頭,包括 24mm f/1.4 、 50mm f/1.2 、 85mm f/1.4 ,簡單地說就是廣角、標準、望遠三個焦段的定焦大光圈鏡,適合拍攝各種距離的螢火蟲。若未來有機會也許可以弄個 135mm f/2 DC 或 200mm f/2 來拍拍看,蠻好奇他們的效果會是如何。如曾經在前幾篇網誌提到過, Nikon Ai-S 50mm f/1.2 拍攝螢火蟲的效果與其他兩者較不同,上面及下面這兩張都是用 50mm f/1.2 拍攝的,可以看到焦點前的螢光是呈現帶光暈的實心圓,而焦點後的螢光是二線性現象的空心圓,在角落的螢光則因口徑蝕而帶有漩渦的效果,這些性質使得 Nikon Ai-S 50mm f/1.2 所拍到的螢火蟲照片十分容易辨識,而其較軟的畫質也帶來如幻境般的感覺。

DSC_7314_16.jpg

這個地方整路都沒有路燈,螢火蟲漫布在整條道路旁,有點類似內灣那樣的形式。我由停車處往下走了三四百公尺都有看見螢火蟲,在回家時一路上也都有稀落的螢光;螢火蟲多在路旁盤旋,但因為路旁草不高,比起十二寮螢光巷容易構圖,可以將相機靠到路邊後往前方拍攝,不會被草擋住構圖。下面這張是用 50mm 焦段拍攝:

DSC_7346.jpg

這張則是用 85mm 拍攝:

DSC_7323_25.jpg

雖然這晚沒有之前幾次亮,不過在沒有樹林遮蔽的地方快門仍然無法太長,大約也是在十來秒左右。因此這次大部份的照片仍然有疊圖,在疊圖時除了單純將螢光疊上以外也可以做一些不一樣的效果:

DSC_7286_90.jpg
DSC_7336_39.jpg
DSC_7352_53.jpg

舉例來說,下面這三張即展示了疊合之後 (上大圖) 與疊合之前的差別 (下小圖):

DSC_7292_94.jpg
DSC_7292.jpgDSC_7294.jpg

這裡拍到一半還可以順便拍個遠方夜晚的燈火,原本想拍拍看星芒與螢光,不過礙於時間問題沒有辦法慢慢等螢火蟲飄過鏡頭前。如果可以拍出來的話效果應該會相當特別,大概會是淡綠色的圓圈點在橙黃的燈火前吧,難得一見的構圖;有機會可以再來嘗試看看。

DSC_7357.jpg

走回停車處後,看見另一群人在另外一個方向拍照,前去關心了一下;另外一邊還有桐花可以拍攝,不過螢火蟲的數量比較少。是說由於他們都在這裡拍攝,我在下方一路拍上來之時完全沒有碰到其它同好,自己拍得相當開心。不過這時天色已晚,我就先驅車離開了。這個地方拍攝螢火蟲的環境相當不錯,一路上路邊都有螢火蟲;路上沒有路燈,有些地方有樹蔭、也有開闊的空間,拍攝角度跟手法頗具變化性;這裡也沒什麼住家所以很少會有人路過,長曝比較不會受車燈影響。

這是我在新竹拍攝螢火蟲的第九個點了,累積了許多的成果也對螢火蟲認識了許多;因為需要開著車到處跑,對新竹郊區的路也越來越熟悉。前陣子我的照片還上了報紙,覺得花了這些時間來拍攝這些照片相當有收獲。就同以前我常帶朋友爬山,未來如果家人或朋友對螢火蟲有興趣,我可以提供許多意見、做大家的導遊、也可以幫助宣導螢火蟲保育的資訊。在查資料的過程中也看到了不少熱忱於螢火蟲保育及研究的人士,往往有一種感動,像是讀著中央山脈大縱走的日記一樣,看著付出人生在各領域發光發熱的人們,他們才真正的找到了人生的目標。

DSC_7330_33.jpg

事實上攝影玩家帶著器材到處跑並不是想像中的這麼簡單,往年在爬山時最困擾的就是攝影器材該如何攜帶,我的背包往往也因為相機而成為眾人中最重的背包。光就拍攝螢火蟲來說,除了最基本的調查路線及確認地點,不熟悉的地點最好事先還要趁白天跑一趟;去年在到六寮古道拍攝之前我就趁假日實際將古道走了一圈,在晚上才能確定大約的路線並對走到的位置心裡有個底,即便如此我也沒有到達當時據說螢光最多的古道深處,而因為雨勢漸大先下撤了。

螢火蟲季節往往多雨,攝影器材必須考量好防雨措施,也要隨時注意路況避免碰到毒蛇或被野狗追著跑;在內灣就曾因為走錯路而遭狗追逐,在峨眉遭遇毒蛇,在北埔拍完照後是個傾盆大雨,當時趕到停車處後也只得披上雨衣繼續騎機車下山。另外,一個人在夜晚山裡其實是會讓人恐懼的,就算我以前爬山時常摸黑走山路也是,黑暗的恐懼很難讓人克服,一點風吹草動就會讓人驚嚇,有時候甚至前往目的地的時候經過一塊塊的「先人家」,真的很難讓人不發毛。但當螢光閃閃時,往往內心感到的是股平靜,或是一種「可惡,再不快點螢火蟲就要下班了」的慌張感。

去年的一時興起帶來了這些念頭與成果,若當時我只是忙著坐在辦公室裡趕工或是回家看個電視,這一切都不會存在,而日子就這樣過去了。二十幾、三十幾、四十幾歲,人老珠黃,青春不在。人生到底重要的是什麼,是由自己來定義的,千萬不要迷失了方向。

最後來張含蓄的照片做為結束吧。

DSC_7328.jpg

2 Responses to “新竹螢火蟲季 / 橫山上坪溪畔螢海”

  1. 球球 says:

    年紀輕輕的人生勝利組講什麼人老珠黃啊?XD 我這個只成一事的人、年歲又比你大的人,都仍覺得青春正好吔。

  2. tkirby says:

    青春的糗求!

留個言吧

為了阻止機器人留言,請回答這個問題: